杜國楹自述:創業是一場反人性的修煉|創業方法論
2019-12-11 16:48 杜國楹 小罐茶 黑馬實驗室

杜國楹自述:創業是一場反人性的修煉|創業方法論

授課導師:

杜國楹

小罐茶創始人

“倒做”產品實驗室導師

授課場景:

杜國楹.“倒做”產品實驗室1期2次加速

在中國商業界,杜國楹是一個備受關注的人物。他是一位成功的連續創業者,先后打造了背背佳、好記星、E人E本、8848手機、小罐茶等多個知名品牌,是中國過去20年商業史中繞不過去的名字。但與此同時,也有一些人把他的成功歸結為“販賣焦慮”、“割韭菜”,甚至“收智商稅”等,將他描述為擅長操控人性的“暗黑法師”。

實際上,現實中的杜國楹,與追捧者的溢美或貶低者的抵毀所描述的形象均相去甚遠。他只是一名在實踐中逐步成長的創業者,從草根起步,品嘗過快速成功的喜悅,也曾在近乎一夜之間跌落谷底,然后用數年的時間艱難爬坡;他還是一名兢兢業業的商業工程師,在歷次創業團隊中,他都是最勤奮的人,并通過多年實踐總結了一套“倒做”產品的方法論,從最樸實的識別用戶需求和應用場景出發,改變了一個個行業的商業格局;他也是一名在創業過程中重新認識了自己的思想者,此前一次又一次賣掉自己的公司,與其說是為了獲利,不如說是出于無奈。如今,他終于找到了屬于自己后半生的事業。

在創業黑馬接觸過的眾多創業者中,杜國楹屬于最貼近普通創業者而又極不平凡的那種“導師級人物”。很少有人能在不同的行業中連續成功五次,有的創業者擅長在熟悉的產業里整合資源做成一門生意,有的創業者擅長用新技術來升級一個產業,而杜國楹卻能連續創造新品類,在多個不同產業中成功,是真正能洞察到商業本質的少數派。

幾個月前,杜國楹與創業黑馬學院聯合開辦了“倒做”產品創業實驗室,如今已經上完兩次課。在最近的第二次課中,杜國楹對創業的底層邏輯進行了剖析。他認為,創業是一門科學,其核心在于求解“干什么、怎么干、怎么想”的三段論難題。他強調,商業世界不斷顛覆的只是表現形式,而人性和商業的本質從未發生改變,并通過七個篇章對“倒做產品”的創業方法論進行了深入闡釋。

本文為第一部分,主要講述杜國楹20多年來的創業經歷,以及他自己對這些經歷的深入剖析與反思,本文8083字,截選自7.6萬字課堂分享內容。

殺手锏:創業底層邏輯

殺手锏指數:☆☆☆☆☆

可復制指數:☆☆☆☆☆

整理|(創業黑馬知識中心)張九陸

“倒做”產品實驗室的第二次課,我想講一套戰術技巧,可能這也是創業者們最想聽的。我創業22年,之前一直沒有系統地總結過方法論,正好借這個實驗室,我把它梳理了一下,大概分為七個篇章。

第一篇章,我想分享一下個人的成長歷程。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個性,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特質,這和一個人原生的家庭、他所經歷的成長環境息息相關,透過我的成長經歷,你會發現我個性深處的一些特質從何而來。

第二篇講創業,我會展開講一講我二十多年來的創業過程,并闡述我對于創業底層邏輯的思考。

接下來是營銷、產品創意和品牌定位,我會把過去每一次操作的具體細節,以及總體框架梳理出來。

第六篇章是設計。我發現,22年來我從來沒有一個項目、沒有一段時間擱置過設計,所以單獨安排一個篇章,把我對設計的理解和過程重點講給大家。

最后一個篇章是研發。實際上,無論做教育產品還是做化妝品、食品都是一樣的,都需要研發。只是不同規模、階段,研發的重心可能有差異,我也想分享一下自己對研發的理解。

我是一個產品主義者,每一個課件都是一個產品。我希望每一天、每一個小時的課程都是精彩的,能讓大家有收獲。梳理的過程對我本人也是一種提高,因為我過去從未這樣梳理過。可能在我的潛意識里有一些認知,但是到底如何把我所做判斷的思考維度、審視視角和一些基本的方法論工具化,可能還需要花更多時間坐下來慢慢研究。

一個創業者的成長:從懵懂到自覺

我生于1973年,今年46歲。1994年年底我離開河南,之前在河南生活了22年;1995年我被派到了天津,在天津待了四年半的時間,1999年來到北京,到現在正好20年。

這46年當中,大概可以分成6個階段:第一階段,我是一個被嚇大的孩子,人生的第一個20年我是跟父母在一起度過的,個性中的東西可能跟我的父母、我的家庭關系非常大。第二階段,我是一個不安分的老師,我大學畢業之后教了兩年書,這是一段重要的人生經歷。第三階段,我是一個當了銷售冠軍的打工仔,我只打過兩年工。有很多人問我,上世紀90年代的時候,我的月薪151塊錢是怎么變成年收入50萬的?就是這兩年打工的銷售獎金。第四階段,我經歷了一段人生從巔峰到谷底的過程,這是到目前為止是我人生當中最重要的一段經歷,在第一次創業過程中,我很早就坐過了“過山車”。第五階段,是一發不可收拾的連續創業。“過山車”坐完之后到現在,幾次創業其實是連續的順勢而為。第六階段,一項后半輩子的事業。

我的商業生涯和人生的最終夢想到底是什么,我一直在不斷地問自己。今天,我把人生中的這六個階段一起分享給大家。

一個被嚇大的孩子

90后的孩子應該很難理解什么是“被嚇大”的,我家是傳統上的“一工一農”家庭,這樣的家庭現在很少見。如果我爸爸還在的話,今年已經90歲了,兄弟姊妹有五個,我是最小的一個,我大哥比我大19歲。

上世紀50年代,我父母結婚的時候,一個在城里一個在農村。我父親是典型的傳統家長作風,每次他從外面回家,咳嗽一下,我母親都不敢說話。

我小時學習好,從我記事開始,如果考了第二名就是意外。因為我害怕,如果我考不好被我父親知道了,我母親會受牽連。從上學,到教書,到打工,到創業,幾乎無一例外,我必須是第一,沒有第二。就這樣,勤奮成為一種習慣,一直到今天。

20多年來,我曾帶過無數人跟我一起創業,所有這些團隊里誰最勤奮,誰最拼?20年前是我,20年后還是我。在我的公司里,無論是管理層還是普通員工,只要他仔細觀察半個月或一個月,就可以發現,這個公司里沒有人比我更勤奮。

我做一件事情,如果做不好內心會特別不安。前天晚上,我在廣州開會,下午回到酒店,整理今天要講的這些課件,我的設計師在北京與我遠程連線,我們一直工作到昨天早上7點。昨天下午,我回到北京辦公室接待了一波客人,晚上9點又開始審核修改今天的講稿,又到12點半,然后還在群里跟大家交流,今天早上來授課。我們這次課程的每一個細節,我真的都不愿放過。

勤奮是一種習慣,第一也是一種習慣。我的這一習慣與幼時對父親的恐懼有很大關系。盡管從小我沒有挨過我父親一個耳光,因為我學習最好,很乖。但是我是被嚇大的,因為怕挨打,自己變得靠譜了。

除了勤奮,我的家庭還給了我正直善良的傳承。我小的時候放暑假、寒假時會跟我母親一塊去城里找父親。有一個畫面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:在我們離開的時候,父親會把我們所有的包全部檢查一遍,確保廠里的一顆螺絲釘都沒有被帶走。

逢年過節,有親戚朋友到我家來玩,父親會把好吃的、好喝的都拿出來招待客人,只要客人一走就會鎖進柜子,不讓自己的孩子碰。

當年我下海的時候是偷偷走的,我父親不知道,我沒敢告訴他。此前,我一直也不理解我父親為什么對我們這樣刻薄與嚴厲,雖然我接受,但內心是極度想反抗的。

然而,后來我發現自己所具有的拼勁同身邊的人不太一樣,我才意識到這種品質對我一生的價值。第一個項目做起來之后,1998年春節我回家吃年夜飯,我喝多了,撲通一下跪在我父親面前,告訴他,我第一次深刻地理解了他對我幼時的教育,流著眼淚,發自內心地感激他的刻薄與嚴厲。

如果說我母親給了我善良的本性,那么我父親就給了我勤奮、正直和舍得的品質,這些品質讓我終身受益。

一個不安分的老師

我從師范學院畢業之后,教了兩年書,是初三的化學老師。在大學讀書時,我是宣傳部部長,學校發現這個小伙子極有激情,所以一畢業就安排我當初三的班主任。

教書的時候,說實話,我內心無比地熱愛教育,但是每月的工資只有151塊錢,盡管我有著狂熱的事業心,工作做得不錯,但卻還要繼續“啃爹”。我的內心實在是不甘,難道我的一生就要這樣嗎?我已經看到了未來,這個未來跟我曾經想象的工作、事業、人生不太一樣,我不甘心這樣一輩子。于是,我萌發了離開的念頭。

我偷偷地不告而別,我們家只有我母親知道。我想,“干不好絕不會再回來”。

一個當了銷售冠軍的打工仔

1995年的2月17日,我來到了天津。我人生中,每一個歷史性日子我都記得很清楚,我到天津的第一天是1995年2月17日,開始做茶是2012年6月20日,隨時隨地都能想起來。

有一家公司讓我去接替天津辦事處的經理。當時整個天津地區的月銷售額是7000塊錢,公司給了我一輛自行車、一間小平房,算是辦事處。每月工資350元,比我當教師時翻了一番多,還是不錯的。

最初,我接手了大概不到10個銷售終端。我想這不行,10個終端加一個平房怎么能夠賣貨呢?必須接著鋪貨。從1995年2月17日到7月15日,我跑了5個月,大概鋪到100個終端左右,銷售額漲到了17000元。

但是我很快發現,終端的銷售效率在下降,貨有點賣不動了。

1995年7月15日,是我人生一個重要的改變節點。我所有關于營銷的理解,都是從這一天開始的,2000元廣告費改變了我的人生。

那一陣子,我經常躺在床上納悶,租的宿舍中也沒有電視,只有一臺收音機。晚上睡不著的時候我就聽廣播,結果發現廣播里能做廣告。此前,我們曾去打聽過電視廣告的價格,太貴了。天津的報紙廣告我們也做不起,一個月只有1萬多塊錢的銷售額,隨便打一個廣告就要一兩萬,根本打不起,老板也不會同意。

我想,電臺的廣告應該會便宜,就去問了一下,一次2000元。但公司依然沒有先例,大概6月底的時候我向老板申請,要2000塊錢廣告費,7月份終于批了。7月15日晚上,電臺播了一次廣告。

如果你能查到歷史上的天氣記錄,肯定知道1995年7月16日早上,天津是瓢潑大雨。早上一睜眼我就絕望了,心想壞了,這一次廣告白做了。夏天的暴雨大得看不見人,我干脆躺在床上,沒下床。

結果到了10點多,BP機響了。我想,這時候怎么還會有人找我?我去胡同口的公共電話亭里回了電話,是天津市百貨大樓一樓的樓層經理呼我,他說:“小杜趕快來!商場里你公司的柜臺前排著隊呢。”

我穿上衣服就到了公交車站,我的住處離百貨大樓很近,一站地。到那一看,整個商場沒有人,一樓我們的柜臺前排起了長龍。

我的人生就從那一天開始改變,此前我從來不知道廣告的威力,突然發現產品還是那個產品,努力了四五個月,月銷售從7000元干到了17000元,做了一次廣告,第一天銷售額大概就到了二三萬元,已經超過了過去1個月的銷售額。

那一天讓我對營銷有了全新的認識,對傳播有了全新的認識。同樣一個東西,過去也很努力,但就是賣不掉,只因為缺少傳播,打過廣告之后,變化如此之大,讓我非常、非常震撼!

從那時起到1996年12月我離開的時候,一年半時間,產品的月銷售額達到了298萬元,全國第一。那家公司全國所有省會的辦事處經理,都至少去天津兩次以上,在當地學習。

1996年底,我創業去做背背佳,清算之后公司一次性付給我49萬元的獎金,這是我的第一筆創業資金。

一段人生從巔峰到谷底的過程

創辦背背佳,意味著我人生一個新歷史階段的開始,這是一段從巔峰至谷底的過程。

1997年初,我用50萬元注冊了這家公司,天津壹品科技。

因為我當過老師,所以我很自然的關注到了家長對孩子坐姿的擔心和這個市場需求。背背佳代替的是家長的提醒。這次創業,我要做全國市場,就走向了電視。事實上,電視廣告在底層跟用戶的溝通邏輯,與電臺廣告是一樣的。到1998年,背背佳實現了全年4個多億的銷售,年底我們帳上趴了1.2億現金。

通過電臺廣告,我的每月7000塊錢的銷售額變成290萬,通過電視廣告和營銷,一年又干到4個多億。這時,我覺得營銷無所不能,是一個典型的、徹頭徹尾的營銷主義者。

當年,我第一次打廣告時沒有錢,從老板那里摳了2000塊錢;第二次做背背佳也只有50萬塊錢,不敢大折騰;現在,帳上趴著1個多億,我決定要做大手筆,于是做了一款矯姿內衣的產品,在全國大打廣告。那是上個世紀90年代,我們拍一條廣告片花了800萬,把韓國最好的女子組合Baby Vox請來做代言;生產端也沒做測試,一備貨就備了好幾千萬。我想,我的水平還用測試嗎?不需要,我看準的,必成!

結果,一把廣告打下去,掉坑里了。不甘心,又做了其他產品,繼續打廣告,連續三次,直接死掉。到2000年底,大概只用了兩年時間,做了三個大手筆投入項目,直接就破產了。

我欠了經銷商4600萬元的外債。創業以來,我從來沒有向銀行貸過款,都是經銷商把款打給我,我發貨。結果貨沒賣出去被退回來,我的錢也花了,只能給經銷商打欠條。

那時候我手機一天24小時開機,急得頭上長了三處至少有一塊錢硬幣那么大的斑禿。每個月掙的錢全都還債,一直還到2003年,只還了不到1000萬元,非常痛苦。

那是年輕時代的狂躁,覺得我就是天下第一,什么都可以改變,一切皆可顛覆,不尊重常識。經歷這件事后,我明白了商業的本質我們顛覆不了,所有的顛覆都只是形式,哪怕有1萬種、10萬種變化,但是底層邏輯變不了。

從1998年和2003年這一段,至今仍是我人生最寶貴的經歷。我意識到,廣告是好產品的放大器,也是壞產品的加速器。一個人掉坑里,再走出來的時候,才知道別人在課上無數次跟你講過,與你自己親身經歷過完全是兩碼事。

很多人曾問我,現在怎么看這段經歷?我說:“來得早!來得徹底!來得刻骨銘心!”沒有這次經歷,就沒有我的今天。如果我在今天,40多歲接近50歲的時候,才第一次有這樣的經歷,我真不一定能再起得來。20幾歲的時候,一人吃飽全家不餓,沒結婚,父母也可以不管,對失敗的承受能力相當強。但如果是今天這個年紀,承擔的壓力就太多太多了,失敗對一個人的摧殘,比你年輕時要痛苦得多的多。

從下海到破產,再到把帳還完,我用了8年時間,完成了創業的第一個閉環。

一發而不可收拾的連續創業

第一次失敗之后,我又先后創業好記星、E人E本、8848手機,一直到做了小罐茶。今天,小罐茶之前所有的公司我都已經賣掉了,產權上跟我幾乎沒有關系了,最早的背背佳15年前就已經跟我沒有關系了,茶葉是我后半輩子的事業。

在別人眼里,這些是我一次次創業的成功,在我自己心里,這是一次次夢想的破滅。沒有人生下一個孩子是為了賣孩子,每個項目都是我的孩子,親兒子。最后沒辦法,基于各種各樣的原因,我們做出賣的選擇。

當然,今天新一代的創業者,可能從第一天開始就有賣公司的計劃。但是我相信每一家公司、每一個品牌、每一段創業經歷,成長的背后,都有一份難以割舍的情感。真正賣公司的時候,非常痛苦。

在我賣掉一家公司之后,如果這家公司有任何事需要我,我都會隨叫隨到,甚至會推掉現在公司的事情,為以前的公司無償出力。因為我覺得他們是沒有爹的孩子,我有愧疚感。每次我都要用2、3年的時間才能走出這種痛苦。

所以,如果再讓我創造一個品牌,然后賣掉,我真的已經沒有興趣了,我對以前的創業模式感到厭倦,決心尋找一個用后半生去做的事業。主觀上,我已經做出了這樣的準備,客觀上我要做一項重資產的事,倒逼自己,把自己所有的后路堵死。我必須換一種活法,我想看到自己在一個行業待上20年、30年后最終的結果。對我來說,這也是一次涅磐。

一個用后半生來完成的事業

我要尋找一個值得用后半生去做的事業。這項事業,用數字來量化,至少要到千億級;用地域來量化,要到世界級;用時間來量化,要大于30年。

這個事業就是茶。

如果從茶葉來講,這個行業未來終究是萬億的行業,單一品類就有500億、1000億的機會,面對的也是全球市場。與科技行業相比,茶葉行業生命周期也要更長。

科技行業里沒有溫水煮青蛙,直接都是猝死。科技迭代一次,上一代的公司直接就Over了。做消費電子的時候,你可以認為我確實是在打游擊戰,真的只能是哪兒賺錢去做哪兒,問我產業夢想,不可能有的。做手機,是芯片跟我有關,還是5G標準跟我有關?都不可能,做不了。于是,我勇敢地、堅決地離開了消費電子,去做傳統行業。我相信,在科技行業里積累的更高級、更好、更先進的經驗,完全可以嫁接到傳統行業中去。

我之前幾次創業,無論是背背佳、好記星,還是E人E本,都贏在了超級細分市場,只是在極其窄的細分市場里取得了一個階段性的成功而已。而茶,將是我創業的終極夢想。進入茶葉行業后,我發現,茶完全可以從0定義,目前整個行業的品牌和產業鏈布局還處在一個初級階段,有無限的未來空間。

復盤與反思:連續創業的底層邏輯

創業成長,一個打怪升級的過程

回顧我的創業經歷,最初的野心是從第一次創業成功開始的,導致狂妄自大,直至破產。第二次創業是為了要還賬,要盡快地把賬還掉,解除這個心理壓力。所以我選擇了和背背佳相同的購買人群,基于這個人群的需求開發了好記星。公司賣了以后,去美國上市。還清了所有的債務。

第三次是我說我要成為一個超級產品經理,我還是應該出來再次創業,于是做了E人E本。E人E本的想法誕生于2007年,2008年開始做技術驗證,2009年年底第一臺機器問世。那時沒有iPad、沒有3G,也沒有安卓,操作系統是Windows CE。但是當我們產品剛剛問世,2009年下半年,國內3G開通了,安卓來了,3個月之后的2010年第二季度,iPad第一代發布。

當時我們最大的問題,就是上市一開始就遭遇了iPad。我們本來是一個完全創新的產品,想做的是一個可以聯網的數字記事本,結果iPad來了之后,活生生把我們打成了一個國產的Pad。所有人,無論是媒體還是用戶,上來問的第一句話都是“你跟iPad有什么區別?”iPad光芒四射,射殘了所有人。

實際上,iPad是娛樂的,E人E本是商務的;iPad偏重于內容的消費,E人E本則強調有一支手寫筆,強調的是商務內容的生產。想當初,我們取名為E人E本,這是一個多么大的野心?但是后來整個市場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所以最后我還是把它賣掉了。

做8848手機的時候,其實我已經對做消費電子沒有興趣了,那個時候我已經開始做茶了。但是當年我在做好記星的時候,曾花了3000多萬元把學習機行業最好的研發中心收購過來,整個研發中心有200多人,我要去做茶了,這些人怎么辦?都是跟了我十年以上的優秀研發團隊,所以我們后來想做個手機,把這些兄弟安頓好。實際上8848上市的時候我已經退出了,都是一幫留下來的老兄弟在做。

小罐茶是我的終極夢想,第一個階段我們在籌備期,所有投資都是自己的,包括產品上市第一年,我們前期沒有接受任何投資。

這就是我整個的創業過程。我的營銷基因形成在第一次創業以前,從我打工開始,到第一次創業,我是徹頭徹尾的營銷主義者,覺得營銷可以改變一切,當然那時候也鉆研了大量營銷理論,做了大量的實踐。

我真正的產品體驗是在第一次破產之后,我發現沒有好產品真的是浪費營銷,所以從2003年開始,我從收購名人的整個研發團隊開始,用心在做產品。我們的交互設計、界面設計、工業設計……跟產品息息相關的各個方面,做了很多很多的嘗試。

產品基因是在一步步深化的。在學習機時代,國內就是諾亞舟、步步高和好記星三家,整個產品水平實際上是沒有本質差異的,很難拉開差距。但是到了做E人E本的時候,面對蘋果iPad,你必須要能活下去,要能賣好。當時我們是所有國產Pad中,最不像iPad的一個,我們在工業設計上一直堅持原創,從界面到交互,我們盡可能跟iPad差異越來越大。包括后來做8848,在iPhone面前,這樣一部高端手機,又要做巨大的差異化,針對細分市場,做出完全不同的產品設計。

創業成長的過程也是使命感的發現過程。在做茶之前,我前面所有的創業過程實際上是沒有使命感的,幾乎是沒有的。使命感真正產生,是當我們深入茶產業的時候。我們剛開始只是覺得茶是一個很好的創業品類,但是隨著了解的加深,當我們看到茶行業現狀的時候,作為一個中國人,作為這個時代的中國人,在這一過程中發現了自己的使命感,真的覺得我們這一代人有這樣一個使命,要把這件事情做好。

當然,整個管理基因的形成,應該是在未來多品牌包括整個業務越分越多的過程當中,慢慢形成的,我們整個團隊也在這一過程中不斷地調整和適應。

連續創業的邏輯,一根連續的線

很多人曾問我當時為什么會跨多個行業連續創業?其實20年前我從來沒想過我會這樣創業。每一次,我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有意外,但是在我每一次的創業過程當中,產品、市場、銷售、管理,都至少有其中一個底層邏輯是此前經歷的延續。

大家可以看到,從背背佳到好記星,品類變了,實際上消費人群是沒有變的,用戶是沒有變的,仍然是一個家長買單、學生使用的產品。盡管核心技術、產品的跨度是巨大的,完全風牛馬不相及的兩個品類和行當,但是我的溝通對象是一樣的。

從好記星到E人E本,消費的人群變了,不再是學生的東西,是他爸爸用的東西了,這是年紀相對偏大,50后、60后這代人用的,我的溝通對象變了,但是品類沒變。我當時整個核心技術團隊就是從好記星團隊演變過來的,至少我對其中一個核心部分是有底的。

從E人E本到8848手機,品類變了,人群沒變。事實上這兩個品類之間的差異是我創業過程中跨度最小的一次。

由此大家可以知道,為什么我在進入茶領域的時候,首先做了一個高端的茶。這也是慣性的產物,因為過去十年中,我熟悉這個人群,而且我們也想給中國茶立一個標桿,所以我們選擇了從高端破局。對于茶葉,我是從零開始,假如我要溝通的消費者人群也是從零開始,風險就太大了。既要重新研究這個人群,又要完全從零開始去研究這個行業、這個品類、這個產品,再創新,壓力是巨大的。

所以,如果說人群是一條線,產品是一條線,我的每一次創業背后實際上總有一根線沒有斷,是延續的。

創業是一場反人性的修煉

我創業20年,從來不貸款,全是自有資金,有多少錢做多少事情。這20年,我個人也從來沒有炒過一分錢的股票。上世紀90年代有了一次過山車的經歷之后,無論手里有多少錢,我從來沒有想借機去炒作什么。因為我相信得來越容易,最后付出的會越多,你必須用你的汗水、你的智慧去獲取合理的回報。

至今,無論我們做設計、做產品、做研發、做產業鏈,還是做多品牌,所有這一切完全基于市場化的決策。

我認為,做企業最后是一場反人性的修煉,對顧客我們要順應人性,顧客希望你提供更好的東西,順應人性深處的懶惰,所有這些欲望你都要通過產品去滿足。但是,創業者自身修煉的過程是反人性的。別人貪,你能貪嗎?別人坑,你也能坑嗎?隨心所欲不受約束,無法戰勝自己的人能做出偉大的公司嗎?沒有可能。

在做企業的過程中,我們創業者必須完成一場反人性的修煉:別人要快,你要慢;別人不吃虧的時候,你要學會吃虧。

今天用戶看到的,永遠是最表層的東西,你的廣告,你的產品,你所有的一切。但是這一切都是靠人干出來的,創業團隊短期可以做一個草臺班子,長期來看,一個卓越的品牌背后一定是一個優秀的團隊;一個優秀的團隊背后,一定是偉大的價值觀和優秀的文化理念。

也許一年、兩年看不出來,但如果你想延續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,背后一定要靠這些東西支撐。

i黑馬
文章評價
匿名用戶
發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