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家新經濟公司2019上市大考:誰受資本熱捧,誰被市場拋棄
2019-12-12 11:49 上市 資本 老虎證券 如涵控股 網易有道

作者|鴻鍵  來源|深響(ID:deep-echo)

本文核心要點:

? 和美股、港股市場的整體表現相比,今年上市的新經濟公司境況并不樂觀。

? “第一股”光環并沒有換來二級市場的熱情。

? 在業務上真正取得高增長,持續改善營收凈利表現依然是取得二級市場認可的不二法寶。

延續2018年的行情,2019年依然是新經濟公司扎堆上市的一年,據「深響」統計,今年共有20家左右新經濟公司登陸資本市場。

這一年,美股市場表現亮眼,指數屢創新高。道瓊斯指數突破28000點整數大關,納斯達克指數從年初的6665點漲到8600點以上;港股雖然經歷起伏,但恒生指數目前相較年初仍有上漲。

與美股、港股市場的整體表現相比,今年上市的新經濟公司們股價走勢各有不同,有的破發后一蹶不振,有的在爭議聲中節節攀高。我們盤點了今年上市的主要新經濟公司,回顧這一年來,新玩家們在上市的光鮮過后,經歷了怎樣起落浮沉。

遭冷遇的“第一股”們

今年赴美國香港敲鐘上市的新經濟公司中,出現了不少各領域的“第一股”,但是從市場表現來看,“第一”并不能為股價保駕護航。

高開低走的富途和老虎

近些年,以富途控股、老虎證券為代表的互聯網券商,在國內一線城市和海外華人聚居地區都有不小聲響,兩者的上市也備受業界和投資者關注。今年6月,花旗研報看好中國互聯網券商,分別給予富途控股和老虎證券買入和中性評級,目標價分別為14.3美元和5.8美元,但兩者此后的股價表現均不如意。

富途控股 (FUTU,納斯達克上市)

發行價:12美元開盤價:14.76美元美東時間12月6日收盤價:10.31美元

作為互聯網券商海外上市第一股,有著騰訊投資背景的富途控股在上市時得到資本市場熱捧。美東時間3月8日,富途控股(代號:FHL,10月17日改為FUTU)登陸納斯達克交易所,發行價為12美元,是發行價區間10-12美元的最高值,開盤報14.76美元,較發行價大漲23%。盤中股價一度沖至17.5美元,收盤報15.32美元。

好景不長,上市后富途控股的股價長期低迷,6月以后股價一直在10美元上下徘徊。

二級市場表現不佳主要緣于在外部,富途控股面對著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券商對手。在內部,富途控股11月發布的第三季度財報顯示,其三季度總收入2.54億港元,同比增長12.8%;Non-GAAP下凈利潤2380萬港元,同比下降27.4%。營收增幅放緩,凈利潤大幅下降,難以提高投資者熱情。

此外,富途控股所提供的交易服務曾出現打新系統崩潰等問題,讓外界對其技術能力產生懷疑。

老虎證券 (TIGR,納斯達克上市)

發行價:8美元開盤價:8.1美元美東時間12月6日收盤價:3.35美元

緊隨富途控股其后,3月20日,小米持股的互聯網券商老虎證券在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掛牌上市,發行價為每股8美元,開盤報8.1美元,首日收盤價為10.92美元,上漲36.5%。

和競爭對手富途控股的情況相似,老虎證券在上市后一段時間里曾得到二級市場追捧,但同樣是在6月以后,股價就一直停留在5美元上下。上市以來,老虎證券風波不斷,5月,老虎證券因回滾新股中簽結果引發用戶不滿,此后還因各種問題遭美國律師事務所調查,美國做空機構沽空。

11月25日,老虎證券發布三季報,財報顯示其三季度營收1533萬美元,同比增長66.8%;凈虧損128萬美元,虧損同比減少60.3%。如果在Non-GAAP條件下,老虎證券已經扭虧為盈。

但投資者更在意的是,老虎證券第三季度傭金收入為624萬美元,占比由去年同期的77.9%大幅下降至40.7%,同時,交易規模也在下降。財報發布后,老虎證券股價低迷依舊。

顏值撐不起市值

讓打扮精致的女性講一個網紅經濟的故事,用洗腦式廣告語為醫美宣傳,如涵控股和新氧的上市都宣告著“顏值經濟”時代的到來。但成功上市后,“顏值經濟”的故事市場并不買賬。

如涵控股(RUHN,納斯達克上市)

發行價:12.5美元開盤價:11.5美元美東時間12月6日收盤價:6.2美元

4月3日,“網紅電商第一股”如涵控股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,發行價為12.5美元。與當時在社交媒體上的熱度形成對比的是,如涵控股開盤破發,報11.5美元,收盤較發行價大跌37.2%,報7.85美元。上市后如涵控股股價持續走低,最低時曾下探至3美元。

11月26日,如涵控股發布了2020財年第二財季未經審計財報。財報顯示,如涵控股第二財季總凈營收為人民幣2.727億元,同比增長15%;如涵控股應占凈虧損為人民幣5010萬元,虧損額較去年同期擴大211%。

網紅經濟的故事抵消不了財務數據的黯然,財報發布后,如涵控股再次大跌。

新氧(SY,納斯達克上市)

發行價:13.8美元開盤價:16.5美元美東時間12月6日收盤價:12.2美元

5月2日,“互聯網醫美第一股”新氧登陸納斯達克,開盤報16.5美元,較13.8美元的發行價上漲19.57%。收盤,新氧科技報18.2美元,漲幅達31.88%,但之后股價逐漸下落。

9月,新氧第二季度財報顯示,其實現營收2.85億元,同比增長87.3%,實現凈利潤2930萬元,同比增長230%。12月,新氧發布了第三季度財報,營收同比增長79.6%,實現凈利潤3160萬元,去年同期為虧損。

財報數據并不差,但新氧的股價卻一直沒有明顯上漲。在政策對醫美行業日趨嚴格,競爭對手越來越多,刷單、醫生資質造假等爭議圍繞的背景下,新氧對于資本市場的吸引力未有明顯改觀。

上市救得了長租公寓嗎?

中國作為流動人口大國,在年輕人買房門檻越來越高的背景下,長租公寓應運而生。雖然需求旺盛,但長租公寓盈利模式單一,高度依賴地產資源,想要占領市場只能不斷燒錢當更大的“二房東”。在各企業都在追求馬太效應的時候,投資機構的輸血漸漸撐不起其狂飆突進式的發展。

青客公寓(QK,納斯達克上市)

發行價:17美元開盤價:17.35美元美東時間12月6日收盤價:14.38美元

11月5日,“長租公寓第一股”青客公寓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,發行價為17美元,開盤報17.35美元,收盤報17.64美元,漲幅3.76%。11月14日,青客公寓的股價跌至發行價以下,收盤報16.5美元,此后一直處于破發狀態。

除了青客公寓,蛋殼公寓也在十月底遞交了赴美IPO招股書。長租公寓頭部企業扎堆上市,顯示出在二級市場尋求資本支持成為了大家的共同選擇。

下一個拼多多在哪里?

拼多多的異軍突起,給了人們關于新電商的各種想象。赴美上市的云集試圖講述一個”會員電商“的中國故事,但涉嫌傳銷的過往讓投資者對其仍持質疑。

云集(YJ,納斯達克上市)

發行價:11美元開盤價:13.42美元美東時間12月6日收盤價:4.97美元

5月3日,“中國會員電商第一股”云集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,開盤報13.42美元,較發行價上漲22%,收盤報14.15美元,漲幅達28.64%,市值達30.87億美元。

遺憾的是,上市首日的收盤價成了云集目前為止的股價最高點,5月13日,云集股價跌至10.6美元,此后一直在10-11美元區間徘徊。

8月22日,云集發布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,當季總營收為30.641億元,環比下降9.51%,同比下降5.88%;凈虧損為人民幣8450萬元,一季度其凈利潤為1686.2萬元,而上年同期凈利潤人民幣8740萬元。糟糕的財報表現引發云集股價暴跌數日。

12月2日,云集發布第三季度財報,在凈虧損收窄、總GMV同比增7成等利好消息刺激下,股價有所上漲,但相比發行價11美元仍有不小距離。

SaaS企業股價回到原點

微盟(02013.HK)

發行價:2.8港元開盤價:3.1港元12月6日收盤價:3.1港元

1月15日,微信第三方服務提供商微盟集團在香港聯交所掛牌上市,成為“新經濟SaaS第一股”,首日開盤價較發行價上漲10.71%。以2.93港元/股收盤,較開盤價上漲4.64%。上市次日,微盟股價一度閃崩近30%。

3月底,微盟上市后的首份財報超過市場預期,微盟股價也迎來一陣大漲。7月26日,微盟為籌集資金,以“先舊后新”的方式折價12%配售2.55億股,導致股價連跌數日。此外,過度依賴微信,同類產品競爭激烈,都成為投資者對微盟的擔憂。截至目前,微盟股價已落回剛上市時的水平。

房多多(DUO,納斯達克上市)

發行價:13美元開盤價:13美元美東時間12月6日收盤價:13.5美元

11月1日,房多多在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,成為“中國產業互聯網SaaS第一股”。上市首日開盤價、收盤價與發行價持平,均為13美元。上市至今一個月,12月6日收盤價為13.5美元,略高于發行價。

燒錢換增長,小藍杯成二級市場大贏家

對標星巴克的飛速擴張、賣一杯虧一杯的補貼策略,外界對瑞幸咖啡從一開始就充滿質疑。“瑞幸,咖啡界的ofo”、“瑞幸已經窮到要賣咖啡機了”,諸如此類的論調在瑞幸咖啡上市前后都常見諸報端。

但這個上市至今沒賺到一分錢的企業,股價和門店數齊頭并進,成為了今年IPO新經濟公司中為數不多通過了二級市場考驗的玩家。

瑞幸咖啡(LK,納斯達克上市)

發行價:17美元開盤價:25美元美東時間12月6日收盤價:29.69美元

5月17日,成立僅17個月的瑞幸咖啡在納斯達克上市,刷新了中國企業赴美上市的紀錄,也成為全球最快IPO公司。上市首日收盤報20.38美元,較發行價17美元上漲19.88%,市值超過48億美元。

IPO前,對瑞幸的質疑鋪天蓋地,但對于備受質疑的虧損問題,瑞幸方面不以為意。創始人兼CEO錢治亞在上市時稱,虧損符合預期,瑞幸咖啡會持續補貼三年到五年,暫不考慮盈利。

11月13日,瑞幸咖啡公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。財報顯示,瑞幸咖啡營收為15.416億元,同比增長540.2%;凈虧損為5.32億元,上年同期為人民幣4.85億元。

營收大漲,虧損幅度降低;此外,瑞幸咖啡的門店數量、月均交易用戶數和月均銷售商品數量均快速上漲,門店層面首次實現盈利。

三季度財報多點開花,得益于此,瑞幸股價走出了出乎大多數人意料的曲線:股價一路飆升,11月12日收盤價不足19美元,11月26日的收盤價就已經達到32.10美元,比財報發布前漲了69.13%。

在線教育熱潮持續,企業輪番上市戰事升級

教育,尤其K12教育,已經成為各家機構和平臺爭奪市場份額的主要賽道。新東方在線、跟誰學、網易有道輪番上市,VIPKID獲騰訊領投的E輪融資,資本的助力,讓這個玩家林立的賽場競爭更加火熱。

新東方在線(01797.HK)

發行價:10.2港元開盤價:10.2港元12月6日收盤價:19.94港元

3月28日,在經歷了獨立拆分,新三板掛牌、摘牌后,背靠新東方集團的新東方在線在香港聯交所主板掛牌,成為港股在線教育第一股。上市首日,新東方在線開盤報價為10.2港元,與發行價定價一致,最終收盤價亦與發行價持平。自9月9日被納入港股通后,新東方在線獲南下資金不斷增持,股價持續飄紅。

跟誰學 (GSX,紐交所上市)

發行價:10.5美元開盤價:12.1美元美東時間12月6日收盤價:19.63美元

跟誰學可謂一個鳳凰涅槃的故事,此前其教育O2O的路子受阻,公司艱難轉型,隨后走通了在線直播大班課模式,并探索出獨特的流量獲取方法后,快速登陸資本市場,并獲得追捧。

6月6日,K12在線教育公司跟誰學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,上市首日,跟誰學以12.1美元高開,股價曾一度上沖至12.67美元,但隨后股價走低,收盤破發,較發行價微跌0.02美元。

跟誰學11月發布的第三季度財報顯示,其第三季度凈收入為5.57億元,同比增長461.5%;毛利率從去年同期的62.2%提升至72.8%;凈利潤從去年同期的105萬元人民幣增至2014萬元;總付費人次達到82萬,同比增長240.2%。

目前,跟誰學股價近20美元,相較發行價增長近一倍。

網易有道(DAO,紐交所上市)

發行價:17美元開盤價:13.75美元美東時間12月6日收盤價:14.09美元

10月25日,網易有道登陸紐交所,有道的上市也意味著網易系出現首只獨立上市股。上市首日開盤破發,較發行價17美元下跌19%,收盤下跌26.47%報12.5美元,當時丁磊表示“不要關心股價”。

之后,有道股價迎來上漲,11月5日收盤價為15美元。11月21日,有道公布上市后首份財報,在第三季度有道實現凈收入3.459億元,同比增長98.4%;虧損2.42億元,同比擴大214%。財報發布后,有道股價穩中略升。

IPO失意人與聲勢浩大的歸來者

斗魚 (DOYU ,納斯達克上市)

發行價:11.5美元開盤價:11.02美元美東時間12月6日收盤價:7.18美元

7月17日,游戲直播平臺斗魚在納斯達克掛牌,開盤破發,股價報11.02美元,較發行價11.5美元跌逾4%,尾盤拉升最終收平,此后股價一路下跌。

雖然上市后財報有過扭虧為盈、營收超預期等積極信號,但盈利能力不如對手虎牙,股價始終沒能沖到發行價以上。近幾個月,斗魚股價大部分時間都在8美元以下。

36氪(KRKR,納斯達克上市)

發行價:14.5美元開盤價:12.58美元美東時間12月6日收盤價:8.84美元

11月8日,以科技創投媒體起家的36氪在納斯達克交易所掛牌上市。上市首日,36氪開盤價12.58美元,較發行價14.50美元下跌13.24%。對于上市首日的破發表現,36氪CEO馮大剛表示,“沒有預期到會破發”。

盡管36氪努力在媒體業務基礎上構筑“新經濟服務想象力”,但資本市場反應冷淡,上市后股價跌至9美元上下,至今股價持續低迷。

阿里巴巴(09988.HK)

發行價:176港元開盤價:187港元12月6日收盤價:197.5港元

11月26日,內地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正式回歸港交所,開盤報187港元,較發行價176港元漲6.25%,收盤報187.6港元,總市值超4萬億港元,超越一直以來的“港股之王”騰訊控股。

上市后二級市場對阿里巴巴的熱情持續高漲,股價一度被推高至200港元以上。高盛在12月5日發布研報,初次覆蓋港股上市的阿里巴巴,給出“買入”評級并納入確信買入名單,其對阿里巴巴港股的12個月目標價為每股252港元。評級發布后,阿里巴巴股價走高。12月5日,阿里巴巴港股收漲1.8%,報192.4港元;12月6日,阿里巴巴港股收漲2.65%,報197.5港元。

從2019年登陸資本市場的新經濟公司股價表現來看,二級市場似乎對頂著各種“第一股”光環的新物種興致一般,“互聯網券商海外上市第一股”富途控股、緊隨其后的老虎證券、“長租公寓第一股”青客公寓、“互聯網醫美第一股”新氧、“網紅電商第一股”如涵控股、“會員電商第一股”云集,均在二級市場遭到冷遇。

與此同時,以虧損換來高速增長的瑞幸咖啡,股價在爭議聲中高歌猛進;跟誰學和新東方在線,以及剛上市不久的網易有道,于在線教育熱潮中股價上揚;而回歸港股的巨頭阿里巴巴,則已經被期盼很久了。

除去阿里巴巴,對于那些進入二級市場不到1年的新玩家,尤其是各種“第一股”來說,在光環消失后,它們的價值是否能得到證明,都還有待時間的檢驗。

整體來看,一二級市場估值倒掛的行情仍在延續,而在業務上真正取得高增長,持續改善營收凈利表現依然是取得二級市場認可的不二法寶。

深響
文章評價
匿名用戶
發布